◎圖/文/JY






前文說過循著縱貫死谷的公路往北走來到葡萄藤(Grapevine)國家公園巡邏站的分岔路口,往左走


可以到幽閉黑閉火山口(Ubehebe Crater)景點,而往右走地圖標示是267公路,由這裡穿越葡萄藤峽


(Grapevine Canyon),約5公里的路程,可以抵達斯科替堡(Scotty's Castle),這一條路的景觀比較不


同,路延著山右邊蜿蜒而行,依然是光禿禿的,但是靠峽谷左側路邊,卻可以看到較綠的草,甚


至可以看到高大的樹木,同行的友人說這裡一定是有水源,因為沙漠中也會有綠洲。



 車子又向前走了一段,看到綠叢中一座緊閉的大門,隱約有座城堡式的建築。


 

 

循著指示到達停車場,整座建築顯露在眼前,漂亮極了,起初也是懷疑荒涼的死谷怎麼可能有城

堡?以為又像魔鬼的高爾夫球場景點一樣,是個噱頭,如今還真是有一座城堡出現在眼前。



 

城堡的水井、鐘樓、高塔、屋宇看起來富麗堂皇。

 

 

城堡外圍可以自由參觀,但是門是關起來的,想要進入必須買票,依場次由國家公園的導遊做導覽

講解,這裡設計有四種行程,遊客可以自行選擇,但是其中兩個行程,有特定時間,而且必須預

約,一般多是選擇每天固定一個小時一場次的另兩個行程,一個是參觀主屋的內部,一個是參觀城

堡的地下室,這兩個行程要價各為美金11元,一次參加兩個減1元,依場次交替進行,這裡的導遊

都是復古裝扮,讓人有走入過去時空的感覺。

 

首先參觀主屋的內部,導遊在鐘樓下拉動繩索,以鐘聲召集遊客,娓娓道來這棟建築的曲折傳奇的

故事:

城堡以斯科替先生命名,他是個有爭議的人物,他出生在1872年的肯德基州,出身不 高,曾

經做過牧場工人、替身演員,但是口才和聰明卻是一流,死的都能說成活的,而讓人深信不 疑,

他聲稱在死谷發現金礦,找尋政商名流投資,趁機訛詐金錢,其中一位是芝加哥的保險公司總裁詹

(Albert Mussey Johnson),最支持他,可是幾年下來一塊金也沒看到,於是他決定親自來死谷看看

,斯科替為了取信於他,還安排了強盜劫黃金的戲碼,不料假戲真做,打傷了他哥哥,急得他喊卡

,結果當場被拆穿,但是詹森先生居然沒有拂袖而去,因為他愛上了死谷,這裡的氣候讓他殘障的

身體變得舒服,而且斯科替很討他歡心,雖然沒有黃金但是他找到健康快樂,此後他多次來到死谷

,最後決定長居此地,在1922年,花費250萬美元,蓋了這座西班牙復興風格的城堡,命名為死谷

牧場(Death Valley Ranch),雖然它是屋子的主人,但是斯科替向外人吹噓是他挖金礦蓋的,所以大家

都稱它為斯科替城堡,而詹森也不以為忤,可見他和斯科替這個騙子感情多麼深厚。



走入庭院首先看到車庫裡停放的簇新車子,似乎在隨時等待主人出遊,喜歡車頭美麗的天鵝標誌。


 


 



 


 這棟房屋非常豪奢,鐵件塑形和木頭雕刻及內部構造都非常精細,裡面共有25個房間

 


 


 

內裝也非常講究,古董家具、壁飾、燈具、油畫、掛氈、磁磚、地毯、擺設都很華麗。

 


 

就是衛浴廚房設備,在20世紀初期都是最先進產品。

 


 

最特別的是城堡內還有一個小型劇場,木材雕刻的舞台拱門和屋頂,以及吊燈,非常漂亮,屋主和

賓客可以在這裡彈奏音樂、演唱及欣賞電影,這裡設置了一套威特-米尼翁劇院管風琴,這套設備

出自名廠,1928年安裝的成本超過五萬美金,在當時算是非常高昂的價格,這架管風琴的特點是有

1121個管道,可以發出大鋼琴、鐘琴、木琴、編鐘、交響樂團的鐘聲、雪橇鈴鐺、鳥叫以及鼓鈸等

種類,非常悅耳,現在管理單位還會定時舉辦風琴演奏會,列為其中一項旅遊行程。

 

第一個行程結束之後,來到屋外,繼續參加第二個行程,擔任導覽的是位老先生,也是一身復古的

裝扮,身上還配掛了一隻懷表,他先拿出了當時的設計圖解說了城堡建築和庭院的配置及建造計

畫,而後引導大家進入城堡的地下室,這裡是水電供應和運作的中樞,因為死谷當時無水無電,必

須自給自足,水引自山泉,除飲用洗滌及提供規劃的泳池和水景使用,還用來發電,在當時這套設

備也是非常先進和所費不貲的,地下室空間寬廣,連通的數條坑道有如迷宮,當初構想建設的泳池

和庭園建材已經準備完成,都堆放於此,可惜因為相機沒電,無法拍攝。

 

 


 

因為1929年美國股市崩潰,導致資金短缺,使得古堡工程難以為繼,泳池部份只有芻形,庭院則是

 

無影,非常可惜。

 


 

 1948年詹森詹森死亡後,因為沒有繼承人,財產歸於福音基金會, 1970年,國家公園管理處以85

 

美金購買了別墅,而斯科替於 1954年去世,享年82 歲,死後與他的愛犬一起被葬在可以俯視城

 

堡的山上,他銅像的鼻子被摸得發亮,不知道是否讓他的鼻子不因為說謊而變長。

 


 

往事已矣,

 

如今與城堡相關的人物,都已化為塵土,

 

只有死谷的風依然在空蕩的屋子間迴旋,

 

訴說著一頁滄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 的頭像
jy

悠悠人間行

j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